SSSGhoul

你的名字(3)

离标题渐行渐远,我得好好想想怎么把它圆回来

 (ー`´ー) 


——

新赛季蓝雨训练营又招收了一批训练生,黄少天仗着“元老”的身份,一个个的拉新来的人和他PK。

“亚历山大”一个新人看着这等场面,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这怎么能是压力呢,这是前辈对后辈的爱,要用心感受,说你呢别回头,对,就是你,你叫什么名字”

被连珠炮嘣嘣嘣全数命中的目标抬起颓废的脑袋瓜,默默在心里说了句亚历山大,不得已的开始自我介绍“郑轩,用的是弹药专家”

“郑轩是吧,我是黄少天,你可以叫我黄少,大家都这么叫,账号卡呢,赶紧拿出来啊,直接竞技场走起,不要浪费时间,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黄少。。。这称呼可真是够装B的啊,心里犯着嘀咕的郑轩缓慢的拿出账号卡操作角色去了竞技场。

“哎哟,不错啊,你玩荣耀几年了,为什么玩弹药专家啊,是喜欢张佳乐么,那你应该去百花呀。”

“……因为离家近”郑轩一边回话一边在心里默默念着亚历山大

“小子,那你这个决定真是太明智了,不是我跟你吹,蓝雨绝对是最好的战队……哎你别躲啊,你以为躲到水下我就打不到你了么,哈哈,大意了吧,看我的上挑,接银光落刃……”

“不躲?那我可能是傻!”

郑轩很痛苦,郑轩很无奈,郑轩渴望被解救。


剑客很强,可是操作者洪水般不断袭来的魔音攻击更强。PK了一局之后,郑轩死活不想再PK第二局。

“少天,以后有的是机会PK,先带大家熟悉环境吧”好在喻文州出面制止,才让郑轩逃过一劫,一脸感激地看着这个善良的小伙伴。咦,不过不是说都叫黄少的么?

多年后回想起这个场景,郑轩表示,当时的自己实在是太肤浅,善良这种简单的词汇完全不足以形容自家队长的...呃...核心特点,“少天”这两个字也的确不是谁都能叫的。

 

第三赛季,方世镜操作着索克萨尔艰难地带领蓝雨在常规赛中打拼,终于让蓝雨跌跌撞撞地赶上了季后赛末席。蓝雨的衰败似乎已经是被荣耀圈认定的事,从赛季开始,媒体就已经开始以各种尖锐的言辞唱衰蓝雨,激的黄少天每天训练后还要披十几个小号去荣耀论坛上和人对喷。所以当这个结果出来后,并没有太过惊讶的声音出现,电竞之家也只是将第二篇报道的左下板块分给了蓝雨。


黄少天看着报道的时候还在愤愤不平,转手就接了喻文州递过来的花茶,恩,泡的还是玫瑰花。


黄少天刚和喻文州熟起来的时候还总是吐槽喻文州爱好太养生,像个老头子,但久而久之也就潜移默化的接受了,喝花茶这个习惯就这样养成了。喻文州总会变着法儿泡各种花茶给他喝,有人服务、茶水又好喝,有这待遇黄少天高兴着呢。


12月,训练营已经开始放寒假了,但是考虑到下赛季就要成为正式队员,所以两个人都决定留到过年再回家。原本郑轩也要留下来加练,但是他的表哥刚好要结婚,只好回家,还留话说要回家和他们一起训练。

黄少天喝完茶,结束了中场休息,接着吐槽。


“靠,什么意思,这么少的字,这就没了?虽然字少点也好,读着方便。啊,不是不是,我不是说蓝雨的报道篇幅应该这么少。话说为什么要把一整面都留给微草啊,不就是出了个还不错的新人么。还什么‘走位飘忽但技术高超的魔术师一样的新人选手’,这作者绝对是一个微草粉”


说着黄少天打开QQ给王杰希发了一个窗口抖动,不一会儿,窗口中有消息回复了个“?”

“PKPKPK,王大眼,快来竞技场PK,PKPKPKPKPKPK”

“黄少天!你又用喻文州的号炸我出来!” (—`′=)

“哼哼,不这样你怎么会回话?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


喻文州此时正捧着温热的水杯靠在床上暖手,看着椅子上的人操作着灵活的手指向另一端发出秘技-连珠技能。他无奈的笑了笑,去拿黄少天放在桌边的报道。只不过他看的不是蓝雨的报道,而是王杰希的报道。

其中大部分内容都在称赞王杰希的技术高超,只有寥寥数语提到了团队的配合问题,喻文州不自觉地摇摇头,又捧起杯子捂手,“虽然杰希的个人技术优秀,但是与团队的融合是个大问题,季后赛中这个问题会成为决定成败的关键”

“是啊,微草除了方士谦,其他人都跟不上他的节奏”黄少天搭着话,手上也没闲着

“啊,又溜了,啧啧,这个王大眼连你的消息都不回了”黄少天抬头冲着喻文州眨了眨大眼睛

“这次的理由是什么”喻文州靠在电脑桌旁好笑的问

“他说要出门和方士谦吃火锅”

“恩,那确实是比和你PK重要”

“可以啊,文州,学会叛变了,你还是不是我的好室友了,还想不想当未来的好搭档了……”说着就站起来挠对方痒痒,喻文州赶忙放下杯子躲开,边躲边还手。

 

广州的冬天虽然极少在零度以下,但空气潮湿,冻人总能冻到骨子里,好在蓝雨的宿舍条件过关,间间都配备空调。一周时间过得飞快,然而就在离开宿舍的前一晚上,黄少天和喻文州房间的空调出了故障,无论怎么折腾遥控器,空调都不吹热风。可是这大晚上的,又是假期,维修人员早就下班了,要修好最快也只能等到第二天上午。值班人员赶过来的时候,就看见黄少天很自觉的把自己的被子搬到喻文州床上,还露出小虎牙跟他说“我们两个人今天一起睡,挤挤还是很暖和的”。最后蓝雨的工作人员搬了个油汀放在宿舍中间,抱歉的说只好让他们将就一晚了。


关上灯,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月光从窗帘的细缝中悄悄溜进来。喻文州担心未来王牌的手会冻伤,拉着黄少天的手在被子里做手操,不让他把手露在外面。寒气抵不住黄少天的长篇大论,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一个小时,直到后来喻文州实在困得不行了,渐渐停了答话,黄少天才住了嘴。想到第二天回家,黄少天反而睡不着了,他慢慢把手抽出来,在喻文州面前晃了晃,仔细地观察身边的人。他发现原来喻文州的睫毛特别长,嘴唇薄薄的,唇形也特别好看,像玫瑰花瓣一样。


黄少天梦见一片玫瑰花海,喻文州变的小小的,站在花蕊上向他招手,这画面简直就是喻文州版的拇指姑娘。下一秒喻文州就跳到了他眼前,小人儿慢慢放大冲着他温柔的笑,笑的他心都要化了,然后小心翼翼地捧着他的脸给了他一个kiss,他刚想要回亲却怎么也抓不住眼前的人,只看见喻文州在眼前飘,还笑眯眯的用苏的不行的语气叫他的名字。


“少天,少天”等黄少天睁眼的时候就看见喻文州抓着他的手喊他。黄少天目光呆滞的像是没睡醒,侧过头看喻文州。


“少天刚才是做恶梦了么,你的手一直不老实,眉头也皱着,很着急的样子”。


听到喻文州开口,黄少天才回过神,想到刚才的梦,整个人像过电一样,全身发麻。他蹭的把头埋到被子里,听着自己的咚咚的心跳声,费了好大劲才捋直舌头说,“我还没睡醒,让我再睡会儿”。


“好,少天没事,那我就放心了,我去外面买早点,要带么”


“唔,要水晶虾饺和肠粉,”听见喻文州出门,黄少天松了一口气,把头伸出被子,慢慢平复心情。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梦。他还记得梦里想要kiss喻文州的心情,想着想着耳根又红了起来。他想,一定是每天都和喻文州在一起训练,精神疲劳所致,急需放假来放松休息,恩,一定是这样的。


反正两个人都要回家了,修空调的事情就干脆申请放到了回战队之后。下午喻文州的父母先过来了,黄少天一反常态没有说很多话,默默帮喻文州搬完行李。后者上车前担心的问他怎么了,黄少天只说做完没睡好,反过来叮嘱喻文州回家一起打荣耀。


送走喻文州,黄少天一直双手插着背带裤的口袋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直到一阵寒风拂过,冰凉的枯叶被拍到他脸上随即落地,冷空气捕捉每个缝隙从毛衣领口钻进,黄少天打了个冷颤,转身往回走。走到蓝雨大门里,黄少天不由得停下脚步,低头盯着自己的影子,耸耸肩喃喃自语道,“这下糟了,你是真的喜欢上喻文州了”。


与此同时,喻文州看着后视镜里冻得哆哆嗦嗦的黄少天,有一种特别想替他围上围巾的冲动。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