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Ghoul

收到了《暗涌》和《光阴的故事》,光是看到名字就觉得温暖。那是一种超脱故事情节的,牢牢印在心底的情感。舍不得拆,那就珍藏吧,我永远爱喻黄!

二叔亲笔写的清静经,有点激动,忘了请二叔再画个也总了,不过CP22也算圆满了!

厚厚的一本,包装也很赞!开心!

emmm……冲击比较大,让我缓一缓

情人节立牌终于到了!婚礼进行曲奏起来!

《暗涌》repo

2月9日,喻黄日和文州生日中间的一天,这天上午,终于鼓起勇气读了米洛太太的《暗涌》。


可能是喻黄一直以来都让我觉得很欢乐,也可能是现在真的变成老年人了,经不起虐,只想看HE。但是看到别人手抄的文字,简简单单一段话就打动了我,最终还是决定去补上这篇。


《暗涌》BE,我在看之前是这样做心理准备的。


可是看过之后,我没有认为他们之间的结局是BE,纵使最后他们分离,天人永隔,甚至没有见到最后一面,纵使我在地铁上听着无人之境戴口罩流着泪,我却还是没觉得这是BE。他们爱彼此,很深刻,没有一丝一毫的背叛,再多痛苦也不后悔相遇,心里一直刻着彼此的名字。


我没办法理清楚读完番外的那一刻,胸口的郁结和眼里的酸涩是因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动人的地方太多了,心疼的地方太多了,而快乐也那么多,但最后又只能是这个结局。


我害怕接受,少天被发现,然后被关押和这之后的依据逻辑和性格设定会发生的事情……


所以我从心里选择接受这个结局,选择看到少天因为一个背影而知足的死去,看到他卑微的去渴望温暖,看到他习惯性的自我麻醉,看到他对美好的拼劲全力燃烧自己,看到他的灵魂飘过那条巷子拥抱喻文州。


可是尽管如此,我也希望文州可以回头看一眼,一眼就好。起码让他在之后漫长几十年的孤独中,能够多一眼的回忆也好。可以想象他会对阿姆斯特朗这样说,若他可以找到他的黄少天,一定不会再丢下他一个人了,或许也会在失眠的夜里对着那个窃听器说,少天,我好想你,还好有你一张照片,结局不算太坏。要是能拍张合照,要是能再见你一面……


在阿姆斯特朗离开以后,这世上不会再有谁能和喻文州分享关于黄少天的回忆。遇见喻文州前的黄少天,失去黄少天后的喻文州,都是这世上最孤独的人。他们的快乐时间太过短暂,却也抵得过整个人生。


如果是他们,那我相信,思念会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记得最开始喜欢喻黄的时候,别人问为什么,我可以说出大堆的理由,如数家珍。可是现在,我却很难说出一个,并不需要什么理由。


我爱喻黄!爱喻文州!爱黄少天!没有为什么!



【喻黄】爱吃鱿鱼丝的黄少天

码个小段子搞净化、非常短

——
黄少天爱吃鱿鱼丝,这是蓝雨上下都知道的事情,据说当初为了一包进口鱿鱼丝,14的黄少天愣是被魏琛骗着抢了半个月的boss。

最终拿到那包鱿鱼丝的时候,满心欢喜的黄少天打开包装袋刚吃了一口就追着魏琛满蓝雨的打,并因此以另一种强硬的姿态闻名于整个战队。

多年后,黄少天看着货架上摆着的鱿鱼丝,连扫10包随手扔进购物车,像打开了记忆闸门一般开始吐槽。

“队长,你说气不气人,那老鬼竟然用白色的橘子丝装成鱿鱼丝诓我,人干事?当时我那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多大打击你能想象吗,简直怀疑世界,你知道我缓了多久才能再次正视鱿鱼丝和橘子么”

喻文州此刻正帮着黄少天拿顶层的零食礼包,虽然就差两厘米,但眼前的人就是拿不到,哎呀呀,真是没办法。

“其实橘子丝对身体也是很好的”气息擦过耳边,黄少天的耳垂微微泛红,“况且,少天,我不就是你的鱼么,还吃鱿鱼丝做什么呢”

——
把鱿鱼丝换成橘子丝这个梗是真的,真的很令人崩溃了








脑补一场喻黄大戏!看到小黄走过去靠在小灰身上!啊啊啊,甜炸了!

你的名字(4)


喻黄,原著向。


——

黄少天想一定是喻文州太特别才会在自己心里变得越来越不一样。

喻文州会把他的话一字不落的听完,还有来有回的和他对答如流。

喻文州对他简直比爸妈还要好,饮食起居每个方面都在照顾他,还会帮他做手操。

他们刚搬到一起的第一个星期他就有种好像和这个人认识了好久的感觉,相见恨晚这四个字简直是为他们而生的,那个时候自己还后悔没有早一点和喻文州搭话。

每天早上一睁开眼就想和喻文州说话,纵使自己的确是个话唠,但在遇见喻文州以前也是没有过这种心情的。

这世界上努力的人有很多很多,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回报,这个道理喻文州一定懂得的比谁都深刻,可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想到这里,黄少天心里又是一阵难过。但是马上他又甩了甩脑袋,他想喻文州不需要这些,他们都不是会被过去绊住的人,因为他们都会走的更远,会一直陪着彼此走下去。

他们有着一样的热爱,并甘愿为之付出整个青春。

他确定,无论如何,喻文州这三个字在他心里都已经有了不同的意义。 


假期里,黄少天装作淡定的照旧在荣耀里和喻文州、郑轩帮公会枪boss,大年三十在公屏里刷着新年快乐,还在喻文州生日的时候给他煲了两个小时的电话粥,语气、态度……一切都跟以前的黄少天没有区别。无论表面多么张扬活跃,黄少天一直是沉得住气的,这是他的利器,他比谁都知道时机的重要性。

可是等到喻文州和黄少天再回到训练营的时候,黄少天还是听到了一个让他的心情不那么美丽的消息,经理为了让他们尽快适应正式队员的节奏,提前为他们安排了战队规格的单人宿舍。

 

虽说是隔壁,离得也非常近,但总是不会像以前那样形影不离了。黄少天很郁闷,他靠在门边,看着对面郑轩忙忙乎乎的整理东西,嘴里还不停的念叨“哎,真是麻烦,换什么宿舍啊,还得收拾,真是亚历山大”。“是啊,换什么宿舍啊”黄少天也在心里念叨着。

“少天,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喻文州从隔壁探身出来。

喻文州靠在门边,刘海散在额前,随意而不失清爽,嘴角似有似无的勾起一个弧度,休闲宽大的毛衣外套,让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柔和温暖。黄少天看过去,心脏像漏跳了一拍。自从确定心意后,黄少天总是会自带滤镜的对喻文州进行重新认知,此时他脑海中马上就出现了一句感叹:啊,喻文州好像又变得帅一点了,怎么会这么好看的啊。

“哎呀,文州,我在想以你的手速,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把新宿舍整理好”黄少天胡扯着说了一通,说完还挑了下眉,仿佛在说“快让我过去帮你呀”,小心思简直不能再明显了。

“不着急,慢慢理就好”喻文州温柔的笑笑,眯着眼睛看着黄少天。

 

对面郑轩听到了,过来搭话:“诶,黄少你现在很闲么,那正好过来帮我啊”。

黄少天一本正经的说:“阿轩呐,整理房间最适合磨练你的意志力,加油吧,我看好你啊”说着就把住郑轩的肩膀原地让他转了个圈,推回了对门房间。然后对旁边看戏的喻文州眨眨眼睛,进房间开始整理自己的那一推手办。

 

傍晚,方世镜有事找喻文州,所以晚饭只有黄少天和郑轩两个人去了食堂。郑轩发誓,这是他来蓝雨后吃的最快的一顿饭,因为从排队开始,黄少天就会对每一道菜发表一段他与这道菜从远古开始的缘分,并且保证绝不重样。郑轩只好风卷残云般的吃完了晚饭,用时12分钟,然后借口房间还没整理完,拔腿就跑。黄少天在后面追着他,直喊“你大爷的”。

回到房间,黄少天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叹了口气,刚才说的每个记忆里都有喻文州的存在。“一个假期没见了,都没在一起待上5分钟,就我想你,你也不想我”黄少天嘟囔着继续整理起房间来,把战队新发的笔记本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理着理着,他又开始碎碎念的开解自己。他想,以后虽然不在一个宿舍了,但是住的也不远啊,大不了自己勤快点多去隔壁串串门呗,再说了,看视频总结、练习配合还是会在一起的,其实自己应该感到满足的。想到这里,黄少天终于把地上的三个箱子减少到了一个。还没等他为奋斗成果高兴一会儿,敲门声就咚咚的响了起来。

“少天,在么”

“在在在,文州,方队找你说什么啦”黄少天说着赶忙起身开门。喻文州拿着笔记本站在门外,嘴角还有一抹好看的弧度,整幅画面让黄少天一下子心旷神怡。

“让我拿索克萨尔的账号练习一下,以后应该会有更多的时间叫我过去。少天,我房间还没收拾好,今晚借用你这里可以么”

黄少天接过笔记本,放在桌子上,示意喻文州进他房间,然后又颠儿颠儿地跑去喻文州房间搬了把椅子过来。两个人依旧是看着比赛视频,一起研究里面的细节和战术。

还是和以前一样,喻文州还是会和他黄少天一起,虽然住处分开,但是他们仿佛被某种未知的神秘力量捆绑在了一起,想到这里,黄少天特别开心。

“少天今天很开心啊,那么想和我分开么”喻文州转着笔看着旁边的人在傻乐。

“没有啊怎么会呢,我超级舍不得你啊文州。”黄少天听到马上给予了充分的否定,“你说反正我们也是要做搭档的嘛,分开多不利于联系配合啊,战队经理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听到黄少天语气里的不情不愿,喻文州笑了笑,随即拿出一张门卡,“正式队员的规格还是要有的,少天,这是我的房门的副卡,以后要是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过来找我”。

“哇!还可以有副卡啊,这个好这个好,我明天也去要一张,你以后想什么时候来我房间都可以”黄少天结果门卡后兴奋的说着。喻文州看着眼前的人叽叽喳喳开心的说个不停,台灯的光打在黄少天眼睛里,像宝石发出耀眼的光,直通进喻文州心底,驱散了阻挡他做出决定的最后一丝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