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Ghoul

你的名字(1)

前两天重看原文的时候,萌生了一个美好的愿望,就是想让原文中的关于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描写能够串联起来,所以就有了《你的名字》啦~

不过都说愿望很美好,现实很骨感,渣文笔能把愿望还原到几成就看造化了ヽ(•̀ω•́ )ゝ


—— 

黄少天愣了两秒,开始思考如果自己在场上会怎么保护索克萨尔,再回过神准备侃侃而谈自己会如何神勇走位的时候,吊车尾已经不见踪影了。

“手速不快,溜的到挺快”黄少天嘀咕着,也开始往门外走去。


黄少天是两年前被魏琛从网游里忽悠来的,那时还没有职业联赛,14岁的少年本来想着要抢蓝溪阁的boss,结果一不小心被猥琐至极的魏琛缠上了。

不愧是蓝雨祖师爷,魏琛连蒙带拐的愣是让黄少天整天老鬼老鬼的叫着,在网游里大杀特杀为蓝溪阁抢boss。所以当荣耀第一届职业联赛开始举办的时候,黄少天想都没想就决定要去蓝雨训练营。

然而决定是一码事,实践又是另一码事。黄少天是谁,未来的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从小就是个机灵鬼,从来不打没准备的仗。于是乎小剑圣动了动心眼儿,决定没有机会也要制造机会,在连续几次故意考砸之后,信誓旦旦又舌灿莲花地跟父母说要去电竞圈寻找正确的道路,终于如愿以偿的来到了蓝雨训练营。

 

黄少天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训练室的门口,看着门上的蓝雨队徽,重重地锤了上去,“哼,没用的老鬼,还说什么带我拿冠军,吹什么啊,不就是两个新人么,啊啊啊啊啊,气死了,如果我在场上,先一个拔刀斩打断弹药专家走位,再一个银光落刃阻挡狂剑士的接应……”。

话还没说完,训练室的门竟然向里面打开了。黄少天比比划划的,一个大招动作没刹住,直接冲向了门里,和开门的人撞了个满怀。所幸的是喻文州的手还把在门把上,另一只手牢牢地接住了黄少天,扶在他背后,要不然以这个角度倒下,两个人非受伤不可。

 

笔记本掉到了地上,里面的散页铺了一地。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黄少天原本闭着的眼睛睁开一只,随后又睁开另一只,眨眨眼睛跺跺脚发现自己还是站立在地面上的,不由得长舒一口气。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以十分暧昧的姿势挂在别人身上,突然耳根一红,蹭的一下跳开一米远。

“不好意思啊哈哈哈,我不知道里面有人”,抬头一看,原来就是刚才看比赛时教育自己的吊车尾,顿时又愣住了,连话都忘了说。

“没关系”显然没有意识到黄少天的卡壳,喻文州收回门把上的手,一边仔细检查一边回黄少天的话,确认没有伤到,才放下心来,准备捡起笔记,想要快点回宿舍休息。

“我帮你捡,我来我来,我捡东西超级快的”,黄少天这边脑袋刚接上弦,就开始边说着话边蹲在地上行动起来了。

“诶,你记得这都是什么呀,好多坐标,你记这个干什么啊,你这么晚还在训练室是在练习吗,别告诉我你每天都是这样练习的,那你手速怎么还那么慢啊,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蓝雨啊,诺,捡好了给你”。

“谢谢,不过这不关你的事,而且胜利不止是靠手速就能得来的”到底是16的少年,再温润如玉也没办法在被人否定努力和决心时保持冷静,有些意气的话就这样脱口而出。

黄少天看着眼前这个一直默默无闻的吊车尾又振振有词的教育自己,顿时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把账号卡一亮,“哼,那好啊,PKPKPK, 我倒要看看吊车尾的本事有多大”。室内的温度一瞬间降到了零度,喻文州平静地注视着黄少天说,“好”。喻文州这回事真的有些生气了,不是因为自己被叫做吊车尾,而是希望蓝雨未来的王牌可以更成熟一些。

 

结果是黄少天三局三胜,喻文州拼进全力也没能拿下一盘。不过黄少天本人也并没有什么喜悦,毕竟他并不是真要讽刺喻文州,只不过是心直口快把话说出来了。喻文州的手速是硬伤,赢了也不会有什么成就感,比赛后自然不会落井下石。

更何况比赛时那种不畅快的节奏还堵在心口,让他不由得琢磨起来这种非常别扭的感觉。想了想还是没有头绪,黄少天打着哈欠起身准备回宿舍睡觉了。

他临走前瞥了一眼喻文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留下一句“其实你的几个技能放的还挺好的”就一溜烟跑没影了。喻文州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嘴角不自觉出现一抹弧度,又花了20分钟整理好刚才的对战笔记,方才关灯离开了训练室。

 

从那次训练室“偶遇”之后,黄少天再也没有叫过喻文州吊车尾。甚至还有事没事的开始关注起喻文州,他很好奇为什么这个人明明手速慢的惊人却能在一次次考核中坚定的留下来。蓝雨带着训练营学员去现场看嘉世对百花决赛的那天,黄少天特意坐到喻文州旁边,瞥见旁边的人在笔记本上勾勾画画,明明在意的不得了还偏偏拉不下脸去问,表面装作对喻文州的话满不在乎,心里却想着“你跟我说这是战术,那你倒是解释清楚是什么战术啊啊啊啊啊啊,这个人怎么话只说一半的啊”。

 

终于当喻文州再次打开笔记本的时候,黄少天忍不住看了过去,却只看到叶秋和一叶之秋的名字。黄少天正想张口问,结果被后排微草的王杰希把话接了过去。看着两个人分析的头头是道,黄少天慢慢确信身旁的这个家伙真的比自己曾以为的要强上许多,只不过他的手速太慢,根本发挥不出这些优势。所以当王杰希询问喻文州下个赛季是否参赛的时候,黄少天忽然感到有些难过,他特别希望喻文州日日夜夜的努力可以得到哪怕十分之一的回报。

 

回去酒店的大巴里,黄少天一反常态没和魏琛坐在一起,偏要跟喻文州坐到后排,搞得喻文州和魏琛都不明所以。魏琛忍不住问方世镜“和小鬼一起的那孩子叫什么?打的怎么样?”“叫喻文州,手速慢,不过每次考核都能留下来,可以观察观察,或许别的方面有什么过人之处”,“哎,手速慢还有什么发展,再观察也打不了职业比赛,这两个小鬼是怎么黏到一起的呢”魏琛表示很纳闷。

 

喻文州心里也在嘀咕,他也想知道他和黄少天是怎么“黏”到一起的,明明前一阵黄少天还一口一个吊车尾的叫他,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热情。原本打算在车上好好休息一下,等到了酒店把决赛的录像再好好研究研究的计划彻底泡汤。

旁边的黄少天一路上都没让他有一个休息的机会,上车开始嘴里的话就没停过。从蓝雨食堂最近添的新菜单说到训练营大院门口的大黄狗生了小宝宝,再到抱怨决赛看完都不知道叶秋长什么样子,最后下车时还意犹未尽的叹了口气表示“还没唠够呢”。旁边收到波及的训练营小伙伴们忍不住吐槽“这哪里是在唠嗑,明明是黄少在单方面的输出”。

 

而此时喻文州的心里也并没像表面那么平静,别说回去看录像了,现在脑子嗡嗡的,连反应速度都比平常慢了,黄少天的垃圾话放在比赛里绝对是一大利器。令喻文州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回广州的路上,黄少天又拉着自己聊了一路。经过前一晚的适应,喻文州惊奇的发现其实黄少天的话也没那么像噪音,开始佩服自己竟然如此快速的适应了黄少天的话唠。

 

回到蓝雨时,已经是傍晚,黄少天刚下车就拉着不明所以的喻文州上了天台。两个16岁的少年,站着天台上,晚风中夹杂着潮湿的空气,夕阳烧掉了半边的天空,黄少天低着头背靠在栏杆上像在酝酿什么,喻文州就这样安静地等着他开口。


黄少天抬起头,金色的光晕让本就精神的小脸更加神采奕奕,“你不是吊车尾!我以后能叫你文州么?”

对面的人听到后,像被定住了两秒,随后嘴角勾起一个柔和的弧度“好”。

多年后喻文州还会想起黄少天那时候的眼神,认真中夹杂着信任与支持,给了当时一无所有的自己最需要的东西,心口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般,习惯沉寂和不甘的心终于被炽热的眼神点燃,就快要跳出胸膛,最后化作满腔的温暖和动力。


评论

热度(19)